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一個不少地參加畢業典禮,這種“儀式感”不能省

文丨朱昌俊

針對網傳“蘇州大學畢業典禮僅讓畢業生代表參加”一事,該校6月9日回應澎湃新聞稱,原定典禮方案受場地座位限制,隻能邀請畢業生代表參加,目前學校已作出調整,更改典禮時間和地點,全校畢業生均可參加,按校區分為上午、下午兩場。

對比前後發佈的兩則通知可以發現,蘇州大學2019年畢業典禮的儀式時間、儀式地點、參加對象等多處都作出瞭修改。這些調整,都是為瞭保障所有畢業生都能夠參加儀式,而不隻是畢業生代表。從6月8日公佈最初方案到第二天即作出修改,說明校方對於學生訴求的回應,還算比較及時。

按照蘇大相關工作人員的說法,此前之所以隻安排畢業生代表參加畢業典禮,是“由於學校場地所限”,更改後的儀式地址由校內移到校外的獨墅湖體育中心,也能夠印證這一點。不過,事後成功補救說明,如果一開始就將參加畢業典禮的對象確定為全體畢業生,場館問題完全是可以提前就解決好的。

近年來,有關大學畢業典禮隻讓畢業生代表參加的做法,不隻在一所高校出現,並且每次都引發質疑。這裡面的客觀原因,當然可以理解。現今一些高校每年畢業生人數動輒上萬,對場館要求確實較高,組織的精力、時間成本也必然上升。但是,如果真正把每名學生參加畢業生典禮的平等權利置於優先考量,這都不是問題。

去年武漢大學就在露天運動場舉行瞭萬餘學生參加的畢業典禮,盡管遭遇大雨,但由於是面向全體畢業生,並未遭遇類似質疑;另外,像蘇大最終改為上下兩場舉行,也可以化解場地不足的問題。

所以,真正的問題或許從來就不是場地等客觀原因,而是校方是否認為每個畢業生都有權利參加畢業典禮,又到底是如何“定義”畢業典禮?如果隻是把它視為每年一次的例行公事,或者幹脆隻是一種隨大流的形式,那麼秉著“圖省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初衷去安排,當然就容易出現隻讓部分人“代表”參加的情形。可如果真正把畢業典禮看成是大學生自己的儀式,看成是學校必須做好的服務,自然“創造條件”也會做好。

不管在校期間吐槽瞭多少遍學校,在畢業時刻,能夠無差別的參加畢業典禮,恐怕依然是絕大多數畢業生都希望有的一個句號。這個句號,可以是畢業生對母校歸屬感的一次升華,也可以是大學精神對畢業生們的最後一次感召——當然,如果連參加畢業典禮的權利都被剝奪,它所詮釋的大學精神,無疑就是要打問號的。

破除形式主義之風,是應該的,但不是所有的形式和儀式都是多餘的,有些本身就是“實質”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眾所周知,在國外的一些知名高校,畢業典禮都往往是重頭戲。它不僅是畢業生們的一個儀式,也成為學校文化傳承、傢校互動的一個重要載體。

畢業生們即將走向的是一個更趨復雜的社會,它可能包含著各種或明或暗的勢利、不公,然而,越是這樣,大學越要盡可能展現自己不勢利和平等的一面,讓每位畢業生都能享有無差別的尊重。優秀畢業生固然可以表彰,但參加畢業典禮的權利應該對每位畢業生都是一樣。隻有代表參加的畢業典禮,可能更像是一個表彰大會,而不是屬於所有學生共有的儀式。

不管怎樣,在參加畢業典禮這個問題上,畢業生不需要被代表,也不應該被分成“能參加”和“不能參加”的兩類人。從蘇大的“知錯即改”,到近些年越來越多的大學校長堅持在畢業典禮上為每一位畢業生撥穗,有些不能省的“儀式感”應該被更多的尊重。這種平等文化,也是每所學校在日常管理中都該堅守的大學之道。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