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德國經濟疲態凸顯,歐洲經濟火車頭怎麼瞭

最近一段時間,一向被看做歐洲經濟火車頭的德國,一反常態地呈現出一系列疲軟跡象。

2018年第三季度德國經濟增長率出現瞭0.2%的萎縮,第四季度則是零增長。與債務負擔沉重的意大利一道,德國在2018年下半年發生瞭“技術性衰退”,直接使歐盟2018年全年增長率從2017年的2%驟降至1.2%。

而在2019年第一季度,德國雖然恢復瞭0.4%的增長,但相較於歐盟整體(0.5%)指標,已經從貢獻者變成瞭拖油瓶。

德國經濟的罕見疲軟,與其所面臨的嚴峻內外形勢密切相關。從德國內部來看,其工業皇冠——貢獻瞭該國約5%的GDP和4%就業的汽車制造業,自2014年爆出“尾氣門”醜聞後,即一直受到相關負面預期和信心下挫的影響,大眾、奧迪等著名車企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比如支付罰金、召回產品、促進內部整改等措施,在使車企銷量受挫的同時,增加瞭其成本負擔。由於司法調查的延遲性,“尾氣門”的主要負面影響在2018年下半年集中爆發,成為2018年三季度德國罕見萎縮的重要原因。

此外,當前氣候變化和節能環保在歐洲乃至世界范圍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電動汽車行業在中國、美國等強勢崛起,均給以燃油車,特別是以柴油車見長的德國汽車工業帶來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

從歐盟和歐元區來看,經濟環境也不容樂觀。英國脫歐隨著特雷莎·梅首相政治生涯結束,脫歐協議生命力日趨微弱,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正隨著10月31日大限臨近而逐步上升。英國在無任何安排下脫離歐洲單一市場,均可能給英歐之間的產業鏈佈局、服務業流動、金融資本流動帶來超乎想象的阻礙,歐洲大陸及德國的經濟不免遭遇沖擊。

此外,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在聯盟黨-五星運動聯合政府上臺後,一直因財政預算問題與歐盟齟齬不斷。近期又威脅稱,若歐盟不允許意大利擴張財政,則意不排除采用歐元“平行貨幣”進行國內經濟活動。意大利破壞財政紀律的潛在傾向,使歐元區經濟金融穩定前景蒙上陰影,內外投資者信心顯著下降,進而影響德國對歐元區的貿易發展和本國的經濟前景。

從全球層面看,美國攪動的貿易保護主義風潮是德國面臨的最大外部風險。自2018年6月美國征收的鋼鋁產品特殊關稅仍在困擾歐洲,同時今年4月,美國以波音遭遇不正當競爭為由,擬對歐盟110億美元商品加征特殊關稅的相關措施,可能也將在6月份落地。更嚴重的是,美國還對包括歐盟在內的外國汽車產品啟動“232”調查,特朗普就是否啟動汽車特殊關稅的決定也將在近期做出。這些潛在威脅對於德國企業面對的市場預期,及其在美投資的收益均將造成顯著沖擊。

因此,一向具有憂患意識的德國人也提出瞭一系列應對方案,包括聯邦政府出爐新版產業戰略,德國和法國還準備在歐盟層面通過合並方式打造航空、高鐵等行業的“冠軍企業”。

德國在提振競爭力上下功夫,固然是應對經濟困局的治本之道,與此同時,與世界各國一道加強合作,共同維護世界經濟穩定的大環境以及支撐全球自由貿易的大趨勢,也將是德國的努力方向。

□董一凡(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