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博士逃票40次被行拘 不能隻盯著高學歷

據《寧波晚報》報道,日前有民警發現一博士攜女友忻某正準備由換乘通道進入候車室,查看車票後發現兩人有逃票行為。鐵路警方進一步查實,從2018年12月1日至今,霍某頻繁往返於杭州東站至寧波站之間,從杭州東站出發時他隻購買杭州東至紹興北的車票,從寧波站出發時隻購買寧波至餘姚北的車票,累計共逃票29次,計票款1430元;忻某的行程路線與霍某一致,共逃票11次,計票款530元。霍某目前已被行政拘留10天,忻某也被處行政拘留5天,同時兩人都被鐵路部門納入失信名單。

由於其高學歷和逃票的“小聰明”所形成的反差過於鮮明,此事成瞭熱點新聞。一定程度上說,這也成瞭一個負面典型,相信對於那些冒著僥幸心理逃票的人而言,是個不小的警示。

不過,輿論對此事的圍觀,不能僅僅盯著當事人的博士學歷。“博士居然也逃票”的怪誕背後,更應該看到逃票行為所對應的某些檢票漏洞和規則漏洞。事實上,從媒體的公開報道來看,逃票行為在現實中並不算偶然現象。近期多地都對逃票行為加大瞭查處力度,如今年2月,山東聊城就查處某乘客在全國各地逃票138次,涉及票款1.6萬餘元。這說明,現實中逃票確實有空子可鉆。如這次涉事的乘客,就是瞄準瞭換乘候車室出站不用查票的“便利”。另外,加大出站口的驗票、檢票力度,也很有必要。如果說過去的一人一檢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人力,那麼當前已有條件設置檢票閘機,隻要做好監督工作,逃票者其實很難再得逞。在這方面,各地車站應該推進自動檢票設備的普及。

除此之外,對逃票的法律後果的告知也應該更充分。在很長時間內,由於“買短乘長”被默許,且乘客數量眾多,逃票行為往往多被視為“占小便宜”的失德行為,而在大眾的認知裡並未上升到法律層面,這很容易催生逃票現象的多發。而這次的新聞以“博士生居然也逃票”的標簽在輿論中傳播,一個很大原因,也並非其行為已經違法,而恰恰是“博士”與“逃票”的關鍵詞組合反襯出的道德、人品偏差,甚至連當事人也沒想到自己因為逃票會被行拘。所以,這則新聞的真正“啟蒙”價值在於,它告訴社會,惡意逃票不隻是“占小便宜”的不道德行為,更是違法問題。

不過,這裡面的標準還有繼續細化的空間。根據目前媒體報道的多起案例,逃票者被行拘的,一般都有多次逃票經歷。而前不久,中國鐵路總公司發出通知,明確如果旅客沒有按規定補票強行越站乘車,到站後鐵路部門將加收已乘區間應補票價50%的票款。這裡面的法律懲處和經濟“懲罰”的界限到底在哪兒,宜說得更清楚。

博士逃火車票固然讓人不齒,但也說明,對於逃票行為的防范,單純靠個人的道德自律是不靠譜的。檢票系統該完善的完善,規則該厘清的厘清,才是更重要的防范之道。

朱昌俊

據《寧波晚報》報道,日前有民警發現一博士攜女友忻某正準備由換乘通道進入候車室,查看車票後發現兩人有逃票行為。鐵路警方進一步查實,從2018年12月1日至今,霍某頻繁往返於杭州東站至寧波站之間,從杭州東站出發時他隻購買杭州東至紹興北的車票,從寧波站出發時隻購買寧波至餘姚北的車票,累計共逃票29次,計票款1430元;忻某的行程路線與霍某一致,共逃票11次,計票款530元。霍某目前已被行政拘留10天,忻某也被處行政拘留5天,同時兩人都被鐵路部門納入失信名單。

由於其高學歷和逃票的“小聰明”所形成的反差過於鮮明,此事成瞭熱點新聞。一定程度上說,這也成瞭一個負面典型,相信對於那些冒著僥幸心理逃票的人而言,是個不小的警示。

不過,輿論對此事的圍觀,不能僅僅盯著當事人的博士學歷。“博士居然也逃票”的怪誕背後,更應該看到逃票行為所對應的某些檢票漏洞和規則漏洞。事實上,從媒體的公開報道來看,逃票行為在現實中並不算偶然現象。近期多地都對逃票行為加大瞭查處力度,如今年2月,山東聊城就查處某乘客在全國各地逃票138次,涉及票款1.6萬餘元。這說明,現實中逃票確實有空子可鉆。如這次涉事的乘客,就是瞄準瞭換乘候車室出站不用查票的“便利”。另外,加大出站口的驗票、檢票力度,也很有必要。如果說過去的一人一檢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人力,那麼當前已有條件設置檢票閘機,隻要做好監督工作,逃票者其實很難再得逞。在這方面,各地車站應該推進自動檢票設備的普及。

除此之外,對逃票的法律後果的告知也應該更充分。在很長時間內,由於“買短乘長”被默許,且乘客數量眾多,逃票行為往往多被視為“占小便宜”的失德行為,而在大眾的認知裡並未上升到法律層面,這很容易催生逃票現象的多發。而這次的新聞以“博士生居然也逃票”的標簽在輿論中傳播,一個很大原因,也並非其行為已經違法,而恰恰是“博士”與“逃票”的關鍵詞組合反襯出的道德、人品偏差,甚至連當事人也沒想到自己因為逃票會被行拘。所以,這則新聞的真正“啟蒙”價值在於,它告訴社會,惡意逃票不隻是“占小便宜”的不道德行為,更是違法問題。

不過,這裡面的標準還有繼續細化的空間。根據目前媒體報道的多起案例,逃票者被行拘的,一般都有多次逃票經歷。而前不久,中國鐵路總公司發出通知,明確如果旅客沒有按規定補票強行越站乘車,到站後鐵路部門將加收已乘區間應補票價50%的票款。這裡面的法律懲處和經濟“懲罰”的界限到底在哪兒,宜說得更清楚。

博士逃火車票固然讓人不齒,但也說明,對於逃票行為的防范,單純靠個人的道德自律是不靠譜的。檢票系統該完善的完善,規則該厘清的厘清,才是更重要的防范之道。

朱昌俊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