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章瑩穎案嫌犯被裁定有罪:陪審團秉持瞭人性共識

據新京報報道,當地時間6月24日,美國伊利諾伊州皮奧裡亞,一個由各界人士組成的陪審團,在當地開庭的聯邦法庭上,對克裡斯滕森作出有罪裁定,認定檢察官所指控的一項綁架導致死亡和兩項偽證罪名均成立。克裡斯滕森此前被指控於2017年6月9日涉嫌殺害伊利諾伊州大學香檳分校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

12天前的一次庭審中,助理檢察官米勒在開庭陳述中連續三次大聲怒斥嫌犯“綁架、強奸、殺害瞭受害人,並掩蓋瞭自己的罪行”,毫不掩飾自己對這類惡性犯罪及其制造者的厭惡和憤怒。

12天後,曾被許多華人擔心“會否重演當年‘湯普森殺妻案’裁決一幕”的陪審團,僅用不到兩小時就將被告釘在罪犯的恥辱柱上。

正如遇難者傢屬稍後所言,這是個令人欣慰的答案,表明盡管人與人之間存在思想、見解、立場、觀念等方面的差異,但在如此令人發指的罪行面前,終究還是有人類共同的立場和底線的。

克裡斯滕森是個狡猾、冷血、殘忍的高智商罪犯,他在殺害死者後竟若無其事地出席學校主辦的追思會,被捕後更“指東打西”,佈下重重疑陣,不斷試圖誤導庭審,為自己尋求解脫。

直到12天前,他仍然試圖使用“承認綁架殺害事實但不承認有罪”的險招,並授意律師辯護時強調自己的“精神問題”和“不幸遭遇造成應激”,試圖減輕對自己的刑罰。他還出人意料地拋出“曾殺害過12人”的猛料,試圖將司法調查引入一連串無頭懸案的迷宮,從而為自己爭取更多時間。

然而,原本支離破碎的證據鏈,在其前女友佈利斯的指控下閉合瞭,這最終成為壓倒被告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今看,正義並未缺席,但是否會遲到或打折,目前仍有待觀察。

6月24日完成的,隻是對嫌犯的定罪程序,即裁定他有罪、犯瞭何罪,但尚未對其量刑。而按照美國聯邦法律,嫌犯的三項罪名足以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但伊利諾伊州早在2011年就廢除瞭死刑。

盡管此案由聯邦法庭審理,理論上聯邦刑法可超越州立法量刑,但作為案例法國傢,這種超越判決在伊利諾伊州前無先例的情況下很難完成,陪審團需要極大勇氣和高度共識,才能實現這點。

眼下嫌犯仍保持著“關鍵環節的沉默”,他的律師不但繼續強調其“精神問題”、“酒精及藥物成癮”,還一面承認綁架、謀殺,一面就是否“施加酷刑”和“蓄意謀殺”糾纏不休。在美國司法遊戲規則下,這些都讓量刑存在些許不確定性。

陪審團作出有罪裁定後,受害人傢屬發佈瞭一份致中外媒體的聲明,稱裁定是“邁向正義的一步”。的確如此,章瑩穎案6月24日的有罪裁定,是向正義邁出瞭一步,但僅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也希望該案能以正義結局收尾——且是不打折扣的。

□李厚何(媒體人)

據新京報報道,當地時間6月24日,美國伊利諾伊州皮奧裡亞,一個由各界人士組成的陪審團,在當地開庭的聯邦法庭上,對克裡斯滕森作出有罪裁定,認定檢察官所指控的一項綁架導致死亡和兩項偽證罪名均成立。克裡斯滕森此前被指控於2017年6月9日涉嫌殺害伊利諾伊州大學香檳分校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

12天前的一次庭審中,助理檢察官米勒在開庭陳述中連續三次大聲怒斥嫌犯“綁架、強奸、殺害瞭受害人,並掩蓋瞭自己的罪行”,毫不掩飾自己對這類惡性犯罪及其制造者的厭惡和憤怒。

12天後,曾被許多華人擔心“會否重演當年‘湯普森殺妻案’裁決一幕”的陪審團,僅用不到兩小時就將被告釘在罪犯的恥辱柱上。

正如遇難者傢屬稍後所言,這是個令人欣慰的答案,表明盡管人與人之間存在思想、見解、立場、觀念等方面的差異,但在如此令人發指的罪行面前,終究還是有人類共同的立場和底線的。

克裡斯滕森是個狡猾、冷血、殘忍的高智商罪犯,他在殺害死者後竟若無其事地出席學校主辦的追思會,被捕後更“指東打西”,佈下重重疑陣,不斷試圖誤導庭審,為自己尋求解脫。

直到12天前,他仍然試圖使用“承認綁架殺害事實但不承認有罪”的險招,並授意律師辯護時強調自己的“精神問題”和“不幸遭遇造成應激”,試圖減輕對自己的刑罰。他還出人意料地拋出“曾殺害過12人”的猛料,試圖將司法調查引入一連串無頭懸案的迷宮,從而為自己爭取更多時間。

然而,原本支離破碎的證據鏈,在其前女友佈利斯的指控下閉合瞭,這最終成為壓倒被告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今看,正義並未缺席,但是否會遲到或打折,目前仍有待觀察。

6月24日完成的,隻是對嫌犯的定罪程序,即裁定他有罪、犯瞭何罪,但尚未對其量刑。而按照美國聯邦法律,嫌犯的三項罪名足以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但伊利諾伊州早在2011年就廢除瞭死刑。

盡管此案由聯邦法庭審理,理論上聯邦刑法可超越州立法量刑,但作為案例法國傢,這種超越判決在伊利諾伊州前無先例的情況下很難完成,陪審團需要極大勇氣和高度共識,才能實現這點。

眼下嫌犯仍保持著“關鍵環節的沉默”,他的律師不但繼續強調其“精神問題”、“酒精及藥物成癮”,還一面承認綁架、謀殺,一面就是否“施加酷刑”和“蓄意謀殺”糾纏不休。在美國司法遊戲規則下,這些都讓量刑存在些許不確定性。

陪審團作出有罪裁定後,受害人傢屬發佈瞭一份致中外媒體的聲明,稱裁定是“邁向正義的一步”。的確如此,章瑩穎案6月24日的有罪裁定,是向正義邁出瞭一步,但僅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也希望該案能以正義結局收尾——且是不打折扣的。

□李厚何(媒體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