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村醫集體辭職,“補助延遲”無異於拖欠工資

近日,河南省通許縣朱砂鎮36名村醫的集體辭職信引發關註。辭職信稱,“工資發放不到位,上級層層克扣,現在我們村醫已經生活不能自理。”

7月8日,新京報報道瞭通許縣政府的情況通報。通報稱,村醫所反映的“新農合要扣30%的報賬款,5%的保證金”“基本藥物價格成倍加價”“村醫工作不堪重負”等問題不存在;但承認瞭“撥付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等資金方面存在延遲”。

從當地政府回應來看,除瞭延遲撥付補助以外,其他問題雙方還秉持不同意見,目前該縣大崗李鄉28名鄉村醫生集體辭職報告又被曝出,對兩起事件開封市衛健委已經介入,關於“克扣工資”“工作負擔過重”等相關問題,還有賴於相關部門進一步調查認定。

但當地60多名村醫接連辭職,無疑讓輿論對這個原本邊緣的“職業”提起瞭更多註意。

說村醫是一種“職業”其實未必妥當。因為受歷史因素等影響,很多村醫屬於“半醫半農”身份,他們並無正式編制,養老保險等也沒有統一標準。

不少村醫,生活補助和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可能就是全部收入。可以說,延遲發放補助也就等於切斷瞭這些村醫部分收入來源。而根據回應,延遲的是整個上半年的補助——半年收入受影響,村醫“難以自理”一說,雖有情緒化因素,倒也所言不虛。

與待遇的不穩定相對應的,很多村醫的工作量卻在“穩定上升”。

一方面,近年來國傢越來越重視基層醫療,“小病不出村”是理想狀態。這意味著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等方面的很多工作,比如為村民建立健康檔案、慢性病登記造冊與日常管理、孕情跟蹤與服務、出院病人和新生兒隨訪、防疫和預防制度的落實、免費避孕藥具和葉酸發放等,都需要最基層的村醫來落實。

另一方面,現在很多村落裡都是老人和孩子留守,“一老一小”就醫需求量大,又常常需要上門服務,這也加重瞭村醫的負擔。同時,針對農村的日常診療,收費也越來越低,很多地方在農村已實現“一元看病”等優惠政策,村醫提供瞭服務,補助卻不能及時到位,如何能安心工作呢?

所以,村醫集體辭職的背後是一個共性問題——基層醫療越來越受重視,但村醫報酬、待遇卻未得到相當的重視和提升。

那些村醫在醫術上或許不算高超,卻對村民的身體狀況瞭如指掌,是村民健康的守護者,也是實現“傢門口看病”的重要力量,其作用不容低估。根據其工作量確定合理的薪酬待遇、給予一定的養老保障;理順補助發放機制、減少中間環節的幹預,確保村醫按月足額領到相關補助;如此才能保持基層醫療隊伍的穩定。

□羅志華(醫生)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