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一傢公司憑啥掌控一省印章市場

一枚成本不過幾十元的印章,因行業壟斷,價格飆升至數百元甚至上千元。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深圳創業印章公司,壟斷瞭清遠、韶關、湛江、深圳等7個市的銅章加工,還通過獨傢運行維護材料采購系統和信息系統,捆綁高價銷售印章設備、印章材料,變相審批,掌控瞭廣東全省印章市場。

按說,這印章行業也不算什麼高科技領域。那這傢名不見經傳的公司,憑什麼可以壟斷全省的印章市場呢?

據悉,2017年1月,國務院取消公章刻制審批,實行備案管理,這意味著印章刻制為自由市場。可位於福田區的該公司一傢門店服務人員稱,該店印章植入的芯片與公安系統聯網,“其他店的印章不是公安系統認證的,不具有權威性”。此外還有公安機關指定的印章材料采購平臺“印章材料商城”,也掌握在該公司手中,該公司不發貨,章都刻不出來。

更有甚者,就連廣東省印章協會和廣州市印章協會會長名下的企業都因買不到原材料面臨倒閉和生存困境,可以想見這傢創業公司在當地印章市場有多霸蠻。

顯而易見,這傢創業公司能夠在省內一傢獨大,獨傢掌握全省印章行業的“供貨+備案”兩條“生命線”,獨攬“變相審批”大權,絕非運氣好那麼簡單。沒有一些人的支持與縱容,這對於一傢民間企業來說無異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果不其然,就在前段時間,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隊原支隊長謝寒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雙開,深圳市紀委監委通報其主要問題之一,便是縱容深圳市創業印章公司利用公權力在印章業形成行業壟斷,擾亂行業管理秩序。此外,該支隊原政秘處主任賈開玖涉賄一案近日開庭審理,檢方指控其涉7宗受賄事項中也包括收受深圳創業印章公司賄款。

看來,這傢創業公司在廣東印章市場呼風喚雨的背後,少不瞭官商勾結。就連這看似“冷門”的印章業,照樣能夠成為一些人日進鬥金的“搖錢樹”。

然而這兩人便是支撐這傢創業公司獨霸全省印章市場的“後臺老板”嗎?恐怕未必,在他們身後,還有沒有更大的保護傘,還需要進一步調查給出答案。

□徐建輝(職員)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