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喪文化流行:年輕人要有直面生活的勇氣

最近,不少人都在感慨“2018年終於要過去瞭,活到現在最難熬的一年”,2018年我們經歷瞭消費降級、房租漲價等一系列暴擊,喪文化似乎逐漸成瞭年輕人的主流狀態,它在卻實實在在地擔任瞭人們對生活困境的發泄口的功能,喪是一種真實的情緒,與此同時,它也是一種精神策略。透過喪文化或許可以瞭解年輕人心理的部分真相。

面對生存和欲望,每個時代的青年都有他們的喪,今年“喪”的呼聲那麼高,有社會客觀原因,但也跟大眾心理、年輕人旺盛的表達欲脫不瞭關系。如果認真梳理當前流行的所謂“喪文化”,可以發現,其實不少年輕人喜歡的“喪”,和外界對於“喪”的解讀,有著微妙的區別:最明顯的一點是,其實“喪”不等同於負能量,“喪”也不意味著絕望,而大多是作為一種自嘲和排解壓力的方式。

相比於心靈雞湯,“喪文化”這樣簡單粗暴的營銷反而能夠引起年輕人共鳴,喚起他們的情感共振。而且,並不是“喪文化”的文字一定會帶給人們負能量,大多數人隻會以此來諷刺、吐槽一些現狀,而這些“負能量”有時正是“正能量” 的來源,這也是為什麼消費者不會對這些喪氣的話感到反感。

此外,喪文化的流行與商業媒體造勢也是分不開的,商業在造夢,也在販賣焦慮。社交媒體傳播喪文化,被媒體包圍的年輕人很難不焦慮,而商業緊緊抓住他們的焦慮,一面激發焦慮引起共鳴,一面創造渴求,為大眾造夢。有很多文章和博主都在談這屆年輕人消費降級瞭,從租房到吃飯、到購物使用拼多多。這種說法很快引起瞭年輕人新一輪的焦慮,經濟下行和消費觀念的變化帶來的影響,轉移到瞭年輕人對生活品質的不滿之上,從而使喪文化的宣傳與感召成為瞭惡性循環。

在喪文化剛開始流行的時候,對年輕人來說,這隻是一種精神勝利法,隻是抱著一種娛樂態度,但喪的偽裝太久瞭,喪就成為瞭自己的常態。喪瓦解著社會的精氣神,我們需要警惕,否則會讓年輕人形成消極避世,不思進取的心態。

也許有人會說,經濟寒冬下生活困難,“喪一喪”無可厚非。但我們需要明確的是,抱怨或許會給人些許的安慰,但當人們形成瞭心理上的脆弱感和對消極感情的依賴,喪就隻是人們自我欺騙的麻醉劑瞭。我們反思喪文化的流行,並不是在批評年輕人的負面情緒,而是希望年輕人能有直面生活的勇氣。我們需要的是生活壓力的勇氣,毫無疑問這比口頭說一說生活艱難要難得多,但實幹才能興邦,辛勤的汗水,艱辛的努力,才能有更好的未來。同時,社會也應該給年輕人犯錯的機會,給他們提供更多的支持,才能讓他們增強抵禦喪文化的能力,人生之路才能越走越遠。

文/李蒙漢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