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博士攜女友逃票數十次,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繼翟博士學術造假、孫博士霸座事件之後,“博士”群體又一次被黑慘瞭。

有媒體報道,在杭州從事醫生職業的博士畢業生霍某和其女友因多次以“買短乘長”的方式逃票,於6月6日被浙江寧波警方堵個正著,最終霍某已被行拘10日,其女友被行拘5日。根據警方的情況說明,霍某從2018年12月1日開始“買短乘長”往返於寧波至杭州東。

怎麼操作呢?從杭州到寧波,就買到紹興北的高鐵車票,19塊5,坐到寧波下車可以省下51塊5;從寧波到杭州,就買到餘姚北的高鐵車票,22塊5,坐到杭州下車可以省下48塊5。一來一回,正好可以省100塊錢。半年多來,霍博士攜女友通過逃票方式,購買動車短途票2次、高鐵短途票27次,共計逃票約1430元。

半年內逃票數十次,其中或許指向高鐵站的查票漏洞,對此相關站點自然應亡羊補牢,織緊織密出入站驗票、查票機制,別讓這些耍小聰明的人有機可乘。

然而單單這點,恐怕不足以將這事推在熱搜榜上整整一天。吃瓜網友所津津樂道的,無疑更是“博士醫生”的人設崩塌——以至於網友認為鑒於他的這種“不誠信”,應該對其博士論文再次查重,聊以慰藉那些正在為瞭8%的查重率苦苦掙紮的博士生們。

現實曾一次次告訴我們,學歷與人品無關。那些名校光環下的精英中不乏偷奸耍滑的精致利己主義者;而在田間地頭、街頭巷尾的樸素百姓,卻常迸發出耀眼的人性光芒。然而,大傢還是搞不懂,霍博士好歹接受瞭大學、碩士、博士最低10年的高等教育,如今又在救死扶傷的一線,為瞭區區50塊錢去逃票,到底圖啥?

圖省錢——杭州醫生表示雖然工作辛苦些,但工資夠買高鐵票,這事“不背鍋”。圖刺激——還不如在傢打打遊戲,實在不行去“極挑”一把,何必要挑戰法律法規?圖顯擺——以“逃票成功”來顯示偉岸的男友形象,基本可以鑒定為“渣男”無疑瞭。

如今,還沒有更進一步的信息披露,我們對霍博士的動機尚不確定。但無論如何,當他自作聰明地買短乘長、偽造短信時,他已經將博士和醫生所賦予他的教養和體面統統拋之腦後。

我們不必為瞭霍博士的個人行為,就將矛頭指向博士群體,更不必因此就對醫生們的道德水準產生懷疑。但我們的確該追問,為什麼像他這樣在學業、事業上小有所成的人,卻在此等小事上拎不清?

無論霍博士為瞭什麼去逃票,他生動地演繹瞭一出現代版“孔乙己”——“讀書人的事能算做偷麼?那叫竊,用術語說,那叫識別系統漏洞、自動抓取最省錢方案。”

如今被行拘、為此留下“污點”,甚至影響未來事業發展,也都是霍博士早該料想到的代價。而眾網友將其推上熱搜,也足以警示後來人:珍惜自己的羽毛,珍視自己的人品,別為瞭點小聰明,丟瞭素質和體面,實在是不值當的。

生活或許不易,但越是不易就越該認真對待;生活或許缺少波瀾,但不能以挑戰規則來尋求“步步驚心”;生活也或許多有不得志之處,但別因一時不忿就走上岔路。

□孟然(媒體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