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一小時花兩萬元”,囂張的導遊該怎麼治?

文丨胡欣紅

近日,一段“在桂林跟團旅遊遭女導遊要求一小時花兩萬元”的視頻在網上曝光。視頻中,一名女導遊用話筒對遊客喊話威脅,“不管遊客圖桂林哪一樣來的,既然來瞭,就得馬上下車在一個小時內,花兩萬塊錢。”

強制遊客消費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通常情況下,導遊會軟磨硬泡讓遊客滋生不買不好意思的歉疚感,而後迫使其“自覺”出手購物。像桂林這位女導遊這般直截瞭當地要求遊客“一小時花兩萬元”,確實難得。公眾紛紛強烈譴責“這個導遊好囂張!”

面對輿情,桂林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表示,經初步調查核實,視頻中反映的涉事導遊員趙某某言行基本屬實,目前正在對該事件進行深入調查處理之中。

桂林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的迅速回應,值得點贊,但如何嚴肅處理這樣的“囂張導遊”,依然需要拭目以待。

有過跟團旅遊經歷的人,不少人都不同程度地遇到過“野蠻導遊”。出門遠行,本來就圖個開心,不到情非得已,大多數人都不願“惹是生非”。“民不舉,官不究”,這些“野蠻導遊”自然不會受到應有的懲處。

即便媒體屢屢曝光的采取諷刺、辱罵甚至暴力威脅等方式強迫遊客購物的惡性事件,處理普遍都限於行政處罰層面,如吊銷導遊證,實施行業禁入。啟動刑事立案的,鮮有聽聞。

一邊是可觀的利潤,一邊是相對較低的違法成本,兩相結合,導致“野蠻導遊”層出不窮。明知強迫遊客購物不妥,卻依然采用種種方式進行威逼利誘,最終隻能導致遊客出門買罪受。

“野蠻導遊”“囂張導遊”頻出,當然與低價遊密切相關,而依法嚴懲涉事導遊,或許不失為破解這兩個頑疾的有效之策。

眾所周知,由於旅遊市場競爭激烈,旅行社為瞭爭奪客源,往往大打“低價牌”。為瞭確保利潤,旅行社就會從壓縮導遊費用、頻繁安排購物、參加自費項目等環節中補足。導遊從旅行社得到的報酬有限,千方百計拿回扣和提成便成瞭必然,這正是導遊強制遊客消費一大根源。

從長遠來看,當然要優化行業生態,改變導遊們以回扣、提成為主要收入的生存模式,切實提升旅遊品質。但這絕非一朝一夕之功,而嚴懲“野蠻導遊”“囂張導遊”,或許能起倒逼之功。

追究“野蠻導遊”“囂張導遊”的刑事責任,法律並不缺乏相關規定。根據《刑法》第226條規定,以暴力、威脅手段,實施強買強賣商品、強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務等行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而情節嚴重的標準是強迫交易數額一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二千元以上等情形。對照上述標準,要求遊客“一小時花兩萬元”,有強迫交易罪之嫌。

現實中,這樣的判決也已經有瞭先例。2018年6月,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人民法院以強迫交易罪判處被告人李雲有期徒刑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對於這樁“導遊強迫交易案”的公開宣判,有識之士紛紛呼籲應當將判例變為慣例,震懾警示無良導遊。

如果判例真的能變成慣例,導遊都清楚認識到強迫低價團遊客購物涉嫌構成犯罪,還敢如此囂張嗎?旅行社還會不顧導遊的合理收益大搞“低價營銷”,進行惡性競爭嗎?

近日,一段“在桂林跟團旅遊遭女導遊要求一小時花兩萬元”的視頻在網上曝光。視頻中,一名女導遊用話筒對遊客喊話威脅,“不管遊客圖桂林哪一樣來的,既然來瞭,就得馬上下車在一個小時內,花兩萬塊錢。”

強制遊客消費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通常情況下,導遊會軟磨硬泡讓遊客滋生不買不好意思的歉疚感,而後迫使其“自覺”出手購物。像桂林這位女導遊這般直截瞭當地要求遊客“一小時花兩萬元”,確實難得。公眾紛紛強烈譴責“這個導遊好囂張!”

面對輿情,桂林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表示,經初步調查核實,視頻中反映的涉事導遊員趙某某言行基本屬實,目前正在對該事件進行深入調查處理之中。

桂林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的迅速回應,值得點贊,但如何嚴肅處理這樣的“囂張導遊”,依然需要拭目以待。

有過跟團旅遊經歷的人,不少人都不同程度地遇到過“野蠻導遊”。出門遠行,本來就圖個開心,不到情非得已,大多數人都不願“惹是生非”。“民不舉,官不究”,這些“野蠻導遊”自然不會受到應有的懲處。

即便媒體屢屢曝光的采取諷刺、辱罵甚至暴力威脅等方式強迫遊客購物的惡性事件,處理普遍都限於行政處罰層面,如吊銷導遊證,實施行業禁入。啟動刑事立案的,鮮有聽聞。

一邊是可觀的利潤,一邊是相對較低的違法成本,兩相結合,導致“野蠻導遊”層出不窮。明知強迫遊客購物不妥,卻依然采用種種方式進行威逼利誘,最終隻能導致遊客出門買罪受。

“野蠻導遊”“囂張導遊”頻出,當然與低價遊密切相關,而依法嚴懲涉事導遊,或許不失為破解這兩個頑疾的有效之策。

眾所周知,由於旅遊市場競爭激烈,旅行社為瞭爭奪客源,往往大打“低價牌”。為瞭確保利潤,旅行社就會從壓縮導遊費用、頻繁安排購物、參加自費項目等環節中補足。導遊從旅行社得到的報酬有限,千方百計拿回扣和提成便成瞭必然,這正是導遊強制遊客消費一大根源。

從長遠來看,當然要優化行業生態,改變導遊們以回扣、提成為主要收入的生存模式,切實提升旅遊品質。但這絕非一朝一夕之功,而嚴懲“野蠻導遊”“囂張導遊”,或許能起倒逼之功。

追究“野蠻導遊”“囂張導遊”的刑事責任,法律並不缺乏相關規定。根據《刑法》第226條規定,以暴力、威脅手段,實施強買強賣商品、強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務等行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而情節嚴重的標準是強迫交易數額一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二千元以上等情形。對照上述標準,要求遊客“一小時花兩萬元”,有強迫交易罪之嫌。

現實中,這樣的判決也已經有瞭先例。2018年6月,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人民法院以強迫交易罪判處被告人李雲有期徒刑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對於這樁“導遊強迫交易案”的公開宣判,有識之士紛紛呼籲應當將判例變為慣例,震懾警示無良導遊。

如果判例真的能變成慣例,導遊都清楚認識到強迫低價團遊客購物涉嫌構成犯罪,還敢如此囂張嗎?旅行社還會不顧導遊的合理收益大搞“低價營銷”,進行惡性競爭嗎?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