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用何種無障礙設施管理回應文軍之不幸

據新京報報道,7月9日晚,有微博網友爆料稱,北京截癱者之傢創辦人文軍,在大理考察無障礙路線時不幸殞命,原因系“輪椅車頭掉進瞭停車場的坑裡,搶救無效死亡”。隨後,多傢媒體證實瞭文軍不幸遇難的消息。根據其朋友在微博上的爆料,文軍之所以掉進停車場的坑裡,是“他回酒店路上,因無障礙路口被私傢車占用,他不得不另尋他路,但不幸開著輪椅車頭掉進瞭停車場的坑裡”,直到他被保安發現,最終經搶救無效身亡。而在文軍掉落之前,停車場沒有任何警戒標識。

此前媒體報道顯示,文軍2006年創辦瞭公益組織截癱者之傢,在構建交流學習平臺的同時,也鼓勵截癱患者融入社會。而此番文軍遭遇劫難,正是在大理考察無障礙路線時發生的。一個致力於殘疾人融入社會的公益人士,走向死亡的第一個由頭居然可能是因為無障礙通道被侵占,這實在讓人五味雜陳。

盡管諸多細節有待進一步確證,但綜合各方信息來看,相關責任人員對無障礙設施管理不善,恐難辭其咎。

無障礙設施對殘障人士或失能人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相關部門對無障礙設施的意義也有諸多明示。但文軍的死卻用最直接的事實表明:無障礙設施不僅僅是為瞭特殊群體出行方便,其重要性更直接與生命相關。

文軍之死也直接印證,在事發地,不管是管理者還是侵占瞭無障礙通道者,對無障礙設施的作用恐怕都沒有放在心上,對自身行為潛藏的危險,也沒有足夠的警醒。這樣的一種認知局面,可能會導致更多類似悲劇的發生。

其實,一座城市如何看待無障礙設施,體現著對殘疾人群體的友好程度。這層價值理念,已經體現在相關法律法規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和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均對無障礙環境作瞭規定;而2012年國務院發佈實施的《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從無障礙設施的建設、管理與法律責任等環節,也對無障礙環境作瞭詳細規定。這都體現著制度設計對殘疾人群體的人文關懷。

但也應看到,盡管關於無障礙設施,相關法律法規、部門規章為數不少,可無障礙設施的普及率並不高:中消協和中國殘聯在2017年的百城調研數據顯示,我國無障礙設施整體普及率為40.6%,處於較低水準;而除普及率較低,還存在部分無障礙設施被占用、維護不到位、設計存在問題等情況。

由此可見,整個社會層面對無障礙設施的關註其實並不高。但由於無障礙設施對殘障與失能人士是必需品,一旦無障礙設施欠奉,也就給其埋下瞭安全隱患。某種程度上,文軍跌落致死,雖屬極端個例,但也不過是墨菲定律的應驗。相關部門與社會成員該警醒瞭。

城市治理的本質是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務,而在公共服務系統中,對一些特殊群體的關懷是一個重要內容。無障礙設施的管理與維護作為殘疾人與失能人士關懷的硬件基礎,體現著一座城市的關懷指數,再怎麼精細管理都屬題中之義,不能任由其滋生風險。

精細管理維護城市的無障礙措施,給殘疾人群體充分的人文關懷,也體現著一座城市的良心。希望文軍的不幸,能給城市管理無障礙設施敲響警鐘,別再讓下一個悲劇發生。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