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推動器官捐獻,“默認同意”並不是萬能藥

文丨李國煒

6月11日,又到瞭“中國器官捐獻日”,器官捐獻話題再度成為大眾關註的焦點。

據2019年2月中國器官獲取組織大會披露,2018年,我國完成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6302例,捐獻器官數量17898個,捐獻數量位居世界第二位。

盡管器官捐獻事業發展迅速,但可供移植的器官依然嚴重短缺。據統計,目前我國每年約有30萬需要移植器官的患者,但僅有1.6萬多人有機會獲得器官移植。

另一方面,根據全球器官捐獻和移植觀測所(Global Observatory on Donation and Transplantation)統計數據,2017年,我國的器官捐獻率為3.63(每百萬人口有3.63人捐出器官),而國際公認的運轉器官捐獻體系所需的捐獻率為10,僅為西班牙捐獻率的7.72%(西班牙是全球捐獻率最高的國傢,其捐獻率為47.04)。

我國實行器官捐獻“選擇參加”(opt-in)制度,也就是說,如果公民希望死後捐獻器官,就明確表示出來。而西班牙實行器官捐獻“選擇退出”(opt-out)制度,即“默認同意”機制,公民必須明確拒絕,否則就“推定”為同意死後捐獻器官。

於是,效仿西班牙,實行器官捐獻“默認同意”制度,屢屢成為全輿論熱點,甚至有人主張在公民申請駕駛證時,直接實施捐獻的“默認同意”。那麼,“默認同意”制度一定能增加捐獻器官的數量嗎?

我們不妨將目光再次轉向西班牙。據歐盟官方文件披露,西班牙於1979年制定《器官獲取與移植法》,引入器官捐獻“選擇退出”(默認同意)制度。但法律頒佈實施後的10年間,該國的器官捐獻率並未有上升。1989年西班牙國傢移植協會的一項全國調查顯示:2/3的西班牙人反對“默認同意”的做法,認為這是權力的濫用和對傢屬的冒犯。

為此,西班牙弱化“默認同意”的剛性,增強其柔性, 即:雖然死者生前沒有拒絕,但在獲取器官時也充分尊重其傢屬的意見。1989年,西班牙成立國傢器官移植中心,作為全國性統籌機構,負責優化識別可能適合捐獻器官者的機制,如建立全國器官捐獻系統;提供培訓課程,讓醫務人員等相關工作者熟習器官捐獻過程的各個環節;大幅增加器官移植統籌員的數目,以確保每所醫院均配有駐院的統籌員等等。至此,西班牙的器官捐獻率開始逐年攀升。

不難發現,1979年西班牙立法直接規定“默認同意”遺體捐獻,效果並不好,引發瞭不小的抵制,相反是10年之後,配套瞭相關教育、宣傳、動員等柔性機制之後,捐獻率才有瞭大幅提升。可見,一刀切的“默認同意”不是什麼靈丹妙藥,要破除困境,還需找準病根,對癥下藥。

在我國,器官捐獻的最大障礙仍是觀念問題:個人是否願意在死後捐出器官, 以及傢屬能否接納他們捐獻的意願?2017年,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13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關於登記器官捐獻的人數不夠多,57.3%的受訪者認為是受傳統觀念和心理障礙影響。

近年來,各級衛生行政機關、紅十字會等部門雖然組織瞭一系列的宣傳教育活動。如何改進宣傳引導工作呢?此時,我們不妨將目光轉向澳大利亞。自2009年以來,澳大利亞采取一攬子措施推進器官捐獻工作,器官捐獻率由2008年的每百萬人口12.1增至2017年的20.8名,增長瞭近80%。有研究報告指出,卓有成效的宣傳策略是其取得成功關鍵因素之一。其主要做法有:

首先,在全社會強化捐獻通識教育。自2009年起,澳大利亞器官和組織管理局在全國推行“認識器官捐獻及教育計劃”(DonatLife Communty and Awareness and Educaiton Program)。計劃以“認識、決定和討論”為主題,引導國民認識器官捐獻的意義、決定加入成為器官捐獻者,以及與傢人和朋友討論捐出器官的決定。政府設有“社會認知撥款計劃”資助社會團體開展有助於“認識器官捐獻及教育計劃”的項目或活動。

其次,為鼓勵傢庭成員互相討論捐贈的意願,以確保有意捐贈器官的國民的決定得到尊重,2010-2012年間,澳大利亞器官和組織管理局在全國推出一項兩階段的宣傳活動。第一階段主題為“和傢人聊聊器官捐獻吧?”(DonateLife. Discuss it today)鼓勵國民與傢人討論其捐獻器官的意願。第二階段主題為“關於器官捐獻,您是否瞭解傢人的意願?”(DonateLife.Know their wishes,OK?),提醒國民瞭解傢人的捐獻意願。此外,器官和組織管理局更制作“傢庭討論工具箱”(Family Discussion Kit),教導國民如何在日常生活尋找合適時機跟傢人打開話匣子,討論器官捐獻的事宜。

第三,強化針對學生、年輕人的特定群體教育。在澳大利亞,年輕人多認為器官捐獻與自己無關,澳大利亞器官和組織管理局則有的放矢,集中宣傳認識器官捐獻及其意義,並制作適合他們學習的教育資源,內容包括器官捐獻的基本知識、腦死亡和捐獻器官可能遇到的困難等多個不同的范疇。器官和組織管理局同時鼓勵學校利用上述資源,向學生介紹器官捐獻知識。

總之,鼓勵器官捐獻,實施移風易俗,關鍵得做通人的工作。直接立法搞“默認同意”,看似立竿見影,效果未必會好,這個也是被很多外國實踐所證明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