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女孩深夜遭當街暴打扒衣,為何公眾都怒瞭?

6月24日,一段“女孩深夜街頭遭男子重擊頭部、撕扯衣服、猛踹拖行”的視頻引關註。監控顯示,事發6月22日凌晨,女孩正邊看手機邊在街頭行走,迎面走來的男子突然用拳頭重擊她頭部,女孩隨後倒地。從0點44分7秒開始,男子連續拳打女孩面部,用腳踢頭,撕扯短裙。當街68秒施暴後,男子拽扯女孩頭發將她拖走。這事迅即引發瞭網民公憤,也驚動瞭網警。

據新京報報道,該視頻系6月22日凌晨發生在大連甘井子公安分局華東路派出所轄區的一起警情,新京報記者現場探訪還發現瞭疑似血跡。

24日晚,首先是@綿陽網警巡查執法兩度就此做出回應,網友們也自發成“眾包型偵探”,從視頻較早出現的山東聊城某酒吧,到視頻監控所附電話為唐山號碼,再到山西陽泉、廣東陽江陽西等多地追蹤,這一切都說明瞭一點:公眾都怒瞭。

因為都怒瞭,所以“緝兇懲惡”成瞭網友們的本能訴求,這又推高瞭追問“事發何地、何人所為、該擔何責”的輿論聲量;因為都怒瞭,很多網友在“對施暴者嚴懲”的欲求第一時間得不到疏解後,隻能將憤怒的意緒訴諸“這還是人嗎”“禽獸不如”的唾罵中。而現在事發地、施暴者與受害者身份信息等關鍵信息的不明,又讓這份怒氣在“轉發即關切”的傳播鏈和情緒的相互感染中不斷擴散。

公眾為什麼而怒?深層次的緣由是這類當街施暴的“可代入性”,而代入感又會滋養更多的不安全感——比起確定性的隱患,不確定的風險才是公眾更擔心的。

而直接的引爆點,則是涉事男子施暴手段的兇殘跟公眾對“人心向善”期許的抵牾:掄起拳頭暴擊,還直接對準頭部,以至於網友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女孩的絕望哀嚎,這更像是奔著置人於死地去的。什麼叫“惡”?這段“畫面可能引起不適”的視頻會給人清晰認知。

在很多網友看來,打人即原罪,近乎往死裡打,打的還是女性,隻會“罪加N等”——這不隻是恃強凌弱,更是踐踏女性權利。而“當街施暴”“兩人疑似不認識”“扒下褲子猥褻”等情節,既彰顯瞭加害者的囂張,也為此事的惡性程度“加瞭杠桿”。

到頭來,由共鳴引出公憤,也就自然而然。而這種公憤也表明,網絡社會在很多議題上有著強烈共識,如“反對暴力”“不打女人”等,這些已成輿論場內的價值正確,也標明瞭“我們與惡的距離”。

“公憤也是推動力”,某種意義上,正是內置於共識之中的基本是非判斷,形成瞭社會道德“原生秩序”的基礎框架,支撐起瞭“懲惡勵善”的整個動員體系與制度設計。而整個社會,也是由這類共識確定瞭保護每個人安全的公共秩序。

也正是“公憤”的推動,才會有法治的抑惡導向跟民眾的懲惡共識的同向而行,才會有綿陽網警跟網民的同聲共氣。令人稍感欣慰的是,25日晚,大連警方表示,已鎖定一名嫌疑人。希望該案能在大連警方的努力下,最終以盡快破案、嚴懲兇犯的方式收尾——依法懲惡,本也該是“社會公憤”的石子拋入輿論湖面後激起的“浪花”。

□仲鳴(媒體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