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讀經班”替代義務教育,父母理應被追責

胡欣紅

日前,教育部印發《關於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切實履行義務教育控輟保學法定職責,建立失學輟學適齡兒童工作臺賬。各地要認真排查並嚴厲查處社會培訓機構以“國學班”“讀經班”“私塾”等形式替代義務教育的非法辦學行為。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監護人無正當理由未送適齡兒童少年入學接受義務教育或造成輟學,情節嚴重或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責任。(3月26日《北京青年報》)

《通知》對小、初、高等階段招生提出瞭一系列要求,其中嚴查以“讀經班”等形式替代義務教育的非法辦學行為,引發瞭高度關註。

義務教育,即依法律規定適齡兒童和青少年都必須接受,國傢、社會、傢庭必須予以保證的國民教育。其實質是國傢依照法律的規定對適齡兒童和青少年實施的一定年限的強制教育的制度,具有強制性、公益性、普及性的基本特點。

簡而言之,接受義務教育,既是權利,也是責任。國傢固然有設校興學讓國民享受教育的義務,父母等監護人也有保證學齡兒童就學的責任。然而,現實中卻有傢長另辟蹊徑,將孩子送進“國學班”“讀經班”“私塾”等接受所謂的“傳統教育”。這些“國學班”“讀經班”,往往費用不菲。有能力讓孩子逃避義務教育的傢庭,基本上有著相對優渥的條件,甚至不乏有些社會知名人士,盡管所占比例不高,但起到的示范作用卻不容小覷。

更令人擔憂的是,以“國學班”“讀經班”“私塾”等形式替代義務教育,孩子的結局往往與初衷大相徑庭。在媒體的報道中,甚至出現瞭這樣的情景,某些在全日制讀經學堂整天讀經的孩子,日復一日的課程就是,老師們按下復讀機按鈕,孩子們跟著機器,大聲反復朗讀背誦,每天長達8-12小時。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聖賢書”,這樣的讀經方式與當下人們大力抨擊的應試教育又有何差異?不少從讀經學堂出來的學生,對學習內容和形式都產生瞭抵觸情緒。

如何教育孩子是一個見仁見智的話題,教育理念可以存在差異,但絕不能以孩子的前途為代價進行試驗。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財產,以“讀經班”等形式替代義務教育,父母理應被嚴肅追責。當然,追責隻是一種事後懲戒,關鍵在於事先防范。如果父母能對“國學班”“讀經班”替代義務教育的種種問題有清醒的認識,自然不會趨之若鶩。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