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保姆偷子案“過追訴時效”,不代表不能追責

隨著重慶母親朱曉娟狀告河南高院做出錯誤DNA鑒定報告侵權一案庭前調解的消息受關註,重慶“保姆偷子案”再度進入輿論視線。

復盤此事經過,讓人唏噓不已:1992年6月10日,朱曉娟1歲的幼子被保姆何某某偷走,傢人苦尋未果。3年後,經河南省高院鑒定,一被拐兒童“盼盼”與朱曉娟夫婦“具有生物學親子關系”。但2017年,何某某突然向警方自首:她曾偷走孩子,取名劉某心,如今受一檔尋親節目感召,欲將孩子送回。經鑒定,朱曉娟與劉某心“符合雙親遺傳關系”,而她撫養瞭二十多年的“盼盼”和她並無親權關系。

再受關註後,很多人呼籲,偷子保姆何某某應被繩之以法。6月11日,重慶警方回應稱,何某某投案自首時已過刑法追訴時效,因此未立案。

公安機關所言的追訴時效制度,的確關涉那些陳年舊案是不是還要抓人追責的問題。但我國刑法對追訴時效的規定,也不是僅僅根據時間一刀切的,還需依據具體情況進行具體分析。

何某某的犯罪行為發生於二十多年前,無論是當時的刑法,還是現在的刑法,二者都規定瞭,法定最高追訴期限為二十年。如果二十年後必須對涉嫌犯罪者進行追訴的,各級檢察機關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

同時,兩部刑法也都規定瞭“在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以後,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隻不過,現行刑法還補充規定瞭,“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從報道來看,受害人朱曉娟為尋找兒子,事發幾年後經河南省高院鑒定,錯誤地領回瞭孩子“盼盼”。這至少說明,朱曉娟已就兒子被拐一案尋求過司法機關幫助。這樣說來,此案應該符合前述這一規定。

而且,假如朱曉娟當年“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同樣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為此,如今公安機關認為“何某某投案自首時已過刑法追訴時效,因此未立案”是依據刑法規定的哪一條哪一款,不妨進一步說明,以解開公眾的疑惑。

而作為受害人的朱曉娟,在公安機關不立案的情況下,可以向檢察機關申訴,請求檢察機關發揮法律監督職能,依法追究何某某的刑事責任。

無論司法機關是否追究何某某的刑事責任,受害人二十多年來一直遭受著失去兒子的痛苦,盡管後來領回瞭“盼盼”,但錯誤的鑒定再次給其帶來痛苦。

可以說,何某某給受害人帶來的傷害一直處於持續狀態,即便過去瞭二十多年,在民事法律上,朱曉娟依然可以向何某某提出侵權損害賠償請求,至少能夠要求司法機關追究何某某的民事責任。

□哲剛(法學學者)

隨著重慶母親朱曉娟狀告河南高院做出錯誤DNA鑒定報告侵權一案庭前調解的消息受關註,重慶“保姆偷子案”再度進入輿論視線。

復盤此事經過,讓人唏噓不已:1992年6月10日,朱曉娟1歲的幼子被保姆何某某偷走,傢人苦尋未果。3年後,經河南省高院鑒定,一被拐兒童“盼盼”與朱曉娟夫婦“具有生物學親子關系”。但2017年,何某某突然向警方自首:她曾偷走孩子,取名劉某心,如今受一檔尋親節目感召,欲將孩子送回。經鑒定,朱曉娟與劉某心“符合雙親遺傳關系”,而她撫養瞭二十多年的“盼盼”和她並無親權關系。

再受關註後,很多人呼籲,偷子保姆何某某應被繩之以法。6月11日,重慶警方回應稱,何某某投案自首時已過刑法追訴時效,因此未立案。

公安機關所言的追訴時效制度,的確關涉那些陳年舊案是不是還要抓人追責的問題。但我國刑法對追訴時效的規定,也不是僅僅根據時間一刀切的,還需依據具體情況進行具體分析。

何某某的犯罪行為發生於二十多年前,無論是當時的刑法,還是現在的刑法,二者都規定瞭,法定最高追訴期限為二十年。如果二十年後必須對涉嫌犯罪者進行追訴的,各級檢察機關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

同時,兩部刑法也都規定瞭“在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以後,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隻不過,現行刑法還補充規定瞭,“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從報道來看,受害人朱曉娟為尋找兒子,事發幾年後經河南省高院鑒定,錯誤地領回瞭孩子“盼盼”。這至少說明,朱曉娟已就兒子被拐一案尋求過司法機關幫助。這樣說來,此案應該符合前述這一規定。

而且,假如朱曉娟當年“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同樣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為此,如今公安機關認為“何某某投案自首時已過刑法追訴時效,因此未立案”是依據刑法規定的哪一條哪一款,不妨進一步說明,以解開公眾的疑惑。

而作為受害人的朱曉娟,在公安機關不立案的情況下,可以向檢察機關申訴,請求檢察機關發揮法律監督職能,依法追究何某某的刑事責任。

無論司法機關是否追究何某某的刑事責任,受害人二十多年來一直遭受著失去兒子的痛苦,盡管後來領回瞭“盼盼”,但錯誤的鑒定再次給其帶來痛苦。

可以說,何某某給受害人帶來的傷害一直處於持續狀態,即便過去瞭二十多年,在民事法律上,朱曉娟依然可以向何某某提出侵權損害賠償請求,至少能夠要求司法機關追究何某某的民事責任。

□哲剛(法學學者)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