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徐中玉先生的“大學語文”之問,仍待我們來解答

文丨李勤餘

吾生也晚,雖曾就讀於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卻沒能上一節徐中玉先生的課,真可謂畢生遺憾。今日凌晨,徐中玉先生去世,享年105歲。消息傳來,令人哀傷。

先生豐厚的學術成就和高尚的個人品德無需在此贅述,不過,由其主編的《大學語文》卻不能不提。1981年,由徐中玉擔任主編的全國第一本《大學語文》教材出版。近40年,僅全日制本科《大學語文》教材,累計發行3000多萬冊。

值得銘記的不隻是教材的發行量,而是先生編寫《大學語文》的初衷。在這本書的序言中有這樣一段話:“現在很多大學生,語文水平較低。試問,連祖國語文這一基本武器都不能掌握,如何能正確地理解科學知識和完善地表達科研成果?”

1978年,另一位復開“大學語文”課程的倡導者蘇步青也在就任復旦大學校長後表示:“如果允許單獨招生,我的意思是每一堂先考語文,考後就判卷子。不合格的,以下科目就不考瞭。語文你都不行,別的是學不通的。”

然而,如今的現實情況是,語文學科的地位正在逐年降低,早已退出瞭教育的舞臺中心。如果說因為高考指揮棒猶在,中學語文的重要性尚不能被忽視,那麼大學語文的價值則幾乎被人遺忘。越來越多的大學將大學語文從必修課改為選修課,甚至幹脆取消。在我的朋友中,有不少畢業於全國重點院校,但對大學語文的印象幾乎為零,這一現象,恐怕並非偶然。

最近,又到瞭填報高考志願的季節。並不讓人意外的是,在各大熱門專業的排行榜中,文科專業的競爭力不值一提。事實上這些年來,“理科生看不起文科生”的觀點屢屢現身輿論場,漸有深入人心之勢。

此中原因並不復雜,無論是從就業還是從“錢途”的角度來看,文科專業均不占優勢。文科專業尚且如此,遑論在許多人看來並無實用價值的大學語文呢?令人擔憂的是,大學“失語”或許無可避免。

回想當年,徐中玉先生力主恢復大學語文課程的一大原因是當時高校的文化素質教育與專業教育嚴重脫節,大學生普遍存在人文知識匱乏、文化素養缺失的問題。那麼,三十多年過去瞭,這一狀況有沒有得到扭轉呢?這個問題,總是讓人心頭一沉。

提到徐中玉先生,人們總會談及一件往事——先生在擔任華東師大中文系主任期間宣佈,凡是創作上取得成績的學生,畢業論文可用文學作品代替。此舉一改以往硬性的單一考試要求,激發瞭學生的創作激情。華師大中文系之所以能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成為作傢的搖籃,與徐中玉先生開明的決定不無關系。

隻是,此一時彼一時,今天的學子是否還能堅持人文學科的理想主義,把創作進行到底?如果功利化的價值取向過於強大,縱然學識淵博、眼界開闊如徐中玉先生,又能否為後輩擋風遮雨?

不必諱言,在各大中小學的校園裡,誦讀英語、學習奧數的學生遠比捧讀語文課本的多得多。更應該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甚至在簡短到百字的朋友圈、微博發言中,都無法流暢地表達自己的所思所想。

為什麼要學習語文?語文對中國社會的意義何在?這是徐中玉先生留給我們的問題。如果在這位大師去世後,我們隻記得他的名號,卻不願意踐行他的理想,那麼所謂的紀念,就是蒼白無力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