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考二代”是如何販賣教育焦慮的

“我們當年那種談談戀愛,寫寫歌,吃吃火鍋就高考的日子明顯過時瞭,第一次慶幸自己早參加瞭高考幾十年!”“北京高考也嚴峻瞭,原因就是進入北京的學霸子弟,考二代登場瞭,全是各省高考精英的孩子!”……

今年高考成績放榜後,借比較城市各區縣的高考成績,某論壇發佈的一則帖子《灣區PK海淀區:學霸二代,人在江湖》引起關註。其中“學霸二代”、“考二代”概念撩撥著網友的神經。一種解讀是,“學霸一代”、“考一代”是輕松的,“學霸二代”、“考二代”越學、越考越累;另一種解讀是,“學霸一代”、“考一代”是公平的,“學霸二代”、“考二代”的傢庭環境、考試裝備大不相同,競爭更不公平。

這是似是而非的概念炒作依舊在販賣焦慮情緒。必須指出的是,當今的高考競爭遠遠低於20年、30年前的高考競爭激烈程度,考進大學、接受高等教育也無疑更容易,而之所以大傢感慨高考競爭更加激烈,恰恰源自過度關註高考而制造的過度焦慮。與此同時,任何風吹草動都會撩撥公眾神經,與公平話題掛鉤,如把高考公平提到要消除每個孩子出生的傢庭不同、父母的學歷不同這個地步,這不是追求公平,而是胡亂拿公平說事。要給我國學生好的成長環境,要理性推進教育部門履行教育公平責任,而社會輿論也不能再販賣教育焦慮,這會令全社會都深受教育焦慮之苦、之累。

我國高等教育今年將進入普及化時代,各地今年的高考錄取率都將超過80%,其中,本科錄取率超過40%,這比“考一代”的高考錄取率已經提高瞭3倍多。那麼為何大傢會感覺到高考更難呢?普遍的解釋是,考名校競爭更激烈——985高校的錄取率隻有2%,211院校的錄取率隻有5%。而實際上這並不成立。因為在上個世紀末,我國高校並沒有擴招,進名校的比例比現在低更多。真正的原因是,全社會對高考的關註,和之前傢庭對孩子的“粗放”管理不同,進入瞭傢長緊盯孩子成績的“精細化”加工時代。於是就有“學霸一代”似乎傢長沒怎麼管,自己就考上大學的輕松感,而對“考二代”卻覺得考一個大學,怎麼比自己考還難的焦慮。

這就好比一株幼苗,隻要給其陽光雨露自然會生長,在不經意間就長成瞭大樹,可是有人天天盯著幼苗,於是變得焦慮不堪,為什麼還不長高啊,為什麼比別的幼苗長得慢啊,恨不得把幼苗拔高。當全傢都圍著孩子的學習成績轉時,教育的焦慮就不可避免。在這種教育焦慮情緒的支配下,很多傢庭就展開瞭教育軍備競賽,除瞭給孩子擇校之外,還送孩子上各種培訓班。而傢長的這種教育焦慮,正是很多教育機構所樂見的,焦慮營銷大行其道,大傢所見的是,現在已有瞭針對幾個月孩子的情商培訓班,這就是利用傢長的焦慮開發的培訓產品。

身處焦慮之中的“考一代”傢長,要清晰地認識到,自己的“輕松”高考,是因為沒有那麼焦慮,緊盯自己學習成績的父母,而如今自己焦慮不堪地盯著孩子的學習成績,未必就是進步。我們要反對那些對孩子學習、成長不問不顧的傢長,傢長重視孩子學習、成長,這是對的,但是傢庭教育最為重要的是對孩子進行做人的教育,要重視對孩子的規則教育、生命教育、生活教育,關註孩子的人格、身心健康。

另外,教育培養孩子是要孩子不斷完善,做最好的自己,而非和他人比,比出輸贏、高低。從教育的本質看,要分出“輸贏”的教育是反教育,因為從“輸贏”角度,必定有“輸者”,也就是失敗者,而不論是學校教育還是傢庭教育,都應該是讓孩子更完善。因此,關註孩子成長需要擯棄“輸贏”觀,以及圍繞“輸贏”精細化抓學業成績,要從精細化的比拼分數成績,轉變為關註學生成長,這才會減少教育的焦慮,也給孩子發展個性、培養興趣的自主空間。

從教育公平角度說,政府教育部門的責任,是保障基本的教育公平,即給所有孩子公平的求學環境,推進教育起點公平、過程公平和結果公平,因此,存在義務教育不均衡、擇校熱問題,這是教育部門需要努力治理的;二要抓評價體系改革,建立多元評價體系,以引導傢長對孩子的成長進行多元發展規劃,而不隻是盯著一個目標。(熊丙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